翻越阿尔卑斯

1月11日,今日要从米兰赶往慕尼黑,买了9点的火车EuroStar的花了六十多欧。米兰的火车站在城市中间,火车从这里开往四方。据说火车站是当年民国时中国给德国的赔款建造的。顺利上了车,一路乘客上上下下,多是短途,唯独我一直不动。火车先是从米兰开到威尼斯,我要在途中维罗纳这座古历史文化名城下车。一路上看来,最大的感觉就是这里的工业多了,好多工厂,在南方基本是看不到的。一个多小时就到维罗纳了,下了车,买了点面包当午饭,赶紧又去倒另一辆去慕尼黑的车,还算顺利,上了车没有5分钟就出发了。

Austria1.jpg

这才算是真正踏上翻越阿尔卑斯的旅程,慢慢的山多了起来,城镇少了,风景越来越美丽。火车行了好久,还在意大利境内,沿路遍布的是葡萄园,不过这个季节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山势也日渐陡峻,火车在河谷中穿行,两边夹着巨大的山,蜿蜒前进。快出意大利时,上来查护照的,看了我半天。不一会到了一个小站,上来一批人,发现突然语言变了,再也不是听起来美妙的降调式的意大利语了,变成了略有升调的德语,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奥地利了。看看外边,房屋也不再是平顶的白色建筑,而是变成了花花绿绿的尖顶。山也更加险峻,山顶已满是积雪,山下森林茂密。到了Innsbruck,山上遍是积雪,云蒸雾绕,很多滑雪度假的人。山躲藏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偶尔露出峥嵘,当阳光照向白雪的一霎那,一种圣洁从心底喷涌而出。

继续前行,火车在大雾中缓慢的行进着,看不到山,也看不到远处。过了许久,日渐开朗,山渐渐没有了,一片片绿色田地跃然眼前。没有想到这么北了在冬天还能种地。视野开阔了,大片的天地中是不是几乎人家庄园映衬,田园风光的美景就在这里。直到又有便衣来查护照,我才知道已是德国了。无奈这次查了将近半小时,又是拿紫灯照又是刮,还打电话到使馆确认,难不成我还会造假,心里很是不爽。不过终究是快到了,看着建筑密集起来,高楼耸立起来,象回到北京一样,这就要到慕尼黑了,果然是大城市。

四点左右下车,依然是一片德国,到处看不懂了。幸好这里的人文化程度都不低,几乎个个能说英语,所以就一路问去。从火车站到了地铁,不知道怎么买票了,自动售票机上几十种选择,看了半天没有理解,尽管来之前尧已经告诉我路线了,但还是僵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最后找人帮忙买了一张10欧的联票,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打了一格就进站了。坐车也要小心,一不小心做错了线路可就惨了。幸好有人指点,顺利上车、转车、上车,直奔慕尼黑工大的Garching而去。看到了世界杯安联球场,心里满是喜悦,在我以为马上就要顺利到达之际,又遇到麻烦了,上来两个警察来查票,一看我的票只打了一格,就开始说要罚款了,要罚那可是三四十欧啊,我也听不懂德语,他们用英语给我解释了半天应该要打四格的票,如何打,怎么打,费劲周折终于让我明白了。我说我是来看朋友的,后天又要走,第一次来,终于逃过了一劫。唉,早知道该多问问的。

车也到了终点,下了车,一片荒凉,没有几个人,只有慕尼黑大学和工大的楼群还有点灯光,风开始大了,我漫无目的的走着,想找个人都难,找到了也不知道Guesthouse在哪里,在食堂周围绕来绕去,晃荡了一个小时,终于碰到一个老师,他说带我去,一路跟着到了一个房子,他竟然有钥匙进去,难道他们的钥匙都是通用的?听到中国人说话的声音了,哈哈,终于见到同学了,满心欢喜,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晚上大家聚会火锅,五六个中国留学生一起,买了贝克啤酒,大吃一顿,爽极。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