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从中国传入日本,经过在日本的改进而形成了煎饺子和炸饺子,并且这种新型饺子被广泛推广到各个国家。在国内习惯了包水饺,一家人在一起,从和面调馅开始,所有工序全部都是手工,一步步做成,吃到嘴里,那滋味是格外香浓恋久。在日本却不是,举行了几次party,包括在外面也是,基本清一色煎饺。皮很薄(厚度一般0.6到0.8毫米),一盘六个,要卖三四百円,沾着酱油吃。好吃也还是好吃,可就再也喝不到饺子汤了。举行party那几次,可真是费了劲。日本的饺子皮也是直接超市买的,干巴巴。把和好的馅放进去,在面皮周围还要蘸水,然后使劲地捏,还是捏不紧,倘若煮水饺指定开苞,所以在日本只能吃煎炸的饺子了。

比较有名的店铺,比如“餃子の王将”等,大家有机会可以去尝尝,比较比较,看看到底哪一种好吃。上次来日本的时候去京都,偶尔在一家饺子店门口看到了饺子的自动化制作过程,真是敬佩,原来这一切改良都是有效率之考虑先啊。现在我就放出一段我录制的视频给大家,看看日本的饺子是怎样包成的:

优酷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2NzU4MTUy.html

YouTube地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0HWx86LIqFo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

不知不觉,我的博客“Blog场@银河双子星”已经存在了六个年头。如果不是它还苟延残喘的存在着,我真的已经忘记了它之存在,尽管曾经一度是那样的红火。刚刚作了一个博客发表文章数统计(见图),发现去年一年我只写了六篇可怜的博客,平均两个月一篇。作了这个历年博客数的统计曲线图,那坠落的速度就像中国的股市一般迅猛。热潮只在05、06年维持了一段,平均四天写一篇。此后,便一路退却,2007-2009年,沦落到半个月写一篇。从这个势头外推一下,也许2011年真的就要实现“博客已死”了罢。清理了一下博客链接,也发现很多博友都已经停止了写作的步伐,那空间都荒废了许久,灰土一大把。甚至连Windows Live Space都寄人篱下了,难道博客的时代真的就过去了吗?

继续阅读

XinHai

草帽抛向空中 努力向往着自由
炎炎烈日当空 刹那融化了冰锋
我在深海游荡 追寻潮涌的方向
看那红日竞波 落霞无垠的归宿

夜漫漫 沙滩边
我看见寂静的海湾 一片天
风吹来 睁开眼
我看见天际的流星 银河边
月亮爬过来
洒下银链 热烈地烧
是我的心在燃烧

就让北斗旋转的更快些吧
天地的时钟 数得清岁月的印迹
让流星带我去漫步
飞向半空 等待下一班的列车
驶向那甜蜜港湾
尽情的释放 一切光芒

我站在思念的花丛中 轻轻吹起芬芳
爱恋的诺言走近 便推开孤独 让微风轻抚
彭彭涌溢的晨涛 华尔兹舞步般轻柔
亮拱到底有多长 也无需明了和测量
只让它架起桥梁
跨越心海 飞向恋人的新房

九九一载 风雨也在思念
一生有你 只为相厮相守

银河双子星
2010年9月9日深夜于大阪RCNP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

虽然这些照片和视频是在半年前(2010年夏天)拍摄的,但是还是请允许我将日期改回到那个时候吧,虽然我一向都喜欢这么做。

六月,大阪进入了梅雨季节,一个月的时间下了好多场连阴雨,让我这个在北京待了十年的旱人有一次好好体会了湿润的感觉。当然,这个季节我不是主角,而是紫阳花,旺盛的遍地绽放。刚刚买了500D不久,所以有很强的动力到处去练手,LP不在身边,所以只有拿这些花卉开刀了。

现在想想,祖国真是太大了,南方北方的风景和生活差异巨大。我这个在北方混了近三十年的黄土鳖,竟然在国内从来没见过这种花,还不得不大老远地跑到日本来进行科学普及工作,真是可叹啊。幸好找了南方的LP,这下半辈子有机会了。紫阳花的生长能力真是强大,几场雨过后,没怎么注意,突然间茎杆就已齐人高,短短几天时间。阪大校园里,校车站点旁的路边,一吸溜地层次罗列开来,各种颜色争奇斗艳,好似一群贵妇人的盛装舞会。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 Post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是每一位辛苦付出的教师们的节日,JCNP惯例要给我们亲爱的老师们献上祝福,感谢他们一年以来对我们的悉心教诲。除了鲜花,当然还有贺卡。今年组里有了女三剑客的加入,祝福创意也别出心裁,贺卡祝语每人都要按照格式来造句:“你是……我是……你……我……”,于是就有了如下图的经典,谁能猜出哪个是我写的呢:-) 祝愿全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节日快乐!

20090910